真正的《炎炎消防隊》,江戶時代的消防員居然是這樣滅火的

?火事と喧嘩は江戸の花(火災與爭吵乃江戶之花)。”

——江戶時代日本民間俗語

?

在這個炎熱的夏天,一部黃曉明主演電影《烈火英雄》,一部熱播新番《炎炎消防隊》,二者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“消防員”這個少見的題材。前者是傳統的真實事件改編作品,后者則是在虛擬的世界觀中,將消防員這個看似與戰斗無關的職業塑造成了熱血的英雄傳說。“靠火焰來跟火災戰斗的消防員”,如此另類的設定,也只有腦洞大開的日本人想得出來了。不過,如果我們將時間回溯到江戶時期,就會發現這樣的“中二腦洞”并非完全沒有根據——那個時候的日本“消防員”們,的確不是通過如今常規的澆水作業方式來滅火救災的。

在數百年前的日本江戶城中,救火這件事就像《炎炎消防隊》的故事里發生的那樣——沒有什么井然有序的專業救援和循規蹈矩的澆水滅火,而是一場混雜著吵鬧、破壞、喧囂與勇氣的熱血大作戰!


吵吵鬧鬧的江戶城

江戶時代的東京,是一座封建統治者與“町人”平民混居,嘈雜喧囂的繁華之城。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涌入江戶城,由于家族群落、商鋪機構的聚集,緊密相鄰的一座座小屋成片地在大地上鋪陳開來。在這座魚龍混雜的大都市里,“山之手”是以大名為代表的統治階級上流社會區,而剩下更廣闊卻擁擠的區域,則是被稱作“下町”的平民生活區。百姓住在矮小且促狹的木頭房屋中,與緊貼自己的左鄰右舍過著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生活,這樣的聚集地自然免不了柴米油鹽與市井瑣事的爭吵。在嚴重缺乏私人空間的情況下,沒有人能夠回避與他人的接觸交流,矛盾與糾紛每天都在上演。但也正是在這樣吵吵鬧鬧的氛圍里,江戶城靠著這股熱鬧的人間煙火氣吸引了更多遷徙者前來定居,人口與規模不斷擴張,最終發展成為了日本最大的城市與全國的中心。


隔三差五的大火災

熱鬧繁華背后的代價是脆弱,這種脆弱除了表現為人際關系方面的爭吵矛盾,還有一個更為嚴重的、直接威脅到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隱患——火災。那時日本的房屋大量采用木質結構,日式家具中最經典的元素,簾門、榻榻米、屏風、燈籠……也統統都是易燃品。加上干燥的氣候和時不時來襲的強季風,百姓日常生活中大量使用火來滿足烹飪、照明、沐浴等生活需求的行為,在這些因素的鋪墊之下,意外火災的發生幾乎是必然的。而密集的人口與擁擠的住宅區更是使得此類災害一旦發生,就會帶來不可估量的重大損失。

在歷經兩百余年的江戶時期,城中大小火災發生過近百起,其頻率遠遠高于京都等地,其中相當一部分都是毀掉了大半城區的嚴重災害。尤其是造成了數十萬人傷亡的“江戶三大火災”,更是無差別地將武士的宅邸與町人的小屋統統燃成了灰燼,讓整座江戶城接連數天都籠罩在火光沖天的耀眼紅色中。其中最著名也是破壞最大的明歷大火,也被稱作“振袖大火”,據傳是一位姑娘在焚燒振袖時火星飛散,最終導致了三分之二座江戶城陷入火海,全城幾乎毀于一旦。


“全員惡人”的消防員

在如此大背景之下,“消防員”職業的誕生也就順理成章了。面對肆虐起來一視同仁的火魔,最先行動起來的自然是住在豪宅中的幕府大名們,他們建立了“大名消”組織,規定各自的轄區,一旦發生火災時距離最近的大名必須立刻前往組織撲救。隨后幕府官方又成立了更專業的“定火消”,專門負責消防工作。定火消的專職隊員被稱作“臥煙”,平時在固定的局所待命。夜晚十幾個人枕著一根長圓木并排而眠,一旦發生火災時,通訊員會擊打圓木,所有人立刻驚醒并趕赴現場。不過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,這二者的服務均主要面向中心城區與統治階級。

而剩下數量最為龐大的町人階級,代表了江戶城人口與地盤的真正主體,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——他們自發成立了“町火消 ”組織。與現代消防員作為官方專業救援組織不同,町火消的成員們平日里都有著各自的工作和身份,只有在發生火災時才會聚集在一起行動,為普通百姓們服務。那么這個并不專業的消防救援組織,在那個年代究竟是如何與火魔對抗的呢?

有意思的地方來了,無論官方還民間的消防員,他們救火的方式都非常獨特——搞破壞。??

那個時代沒有消防車、滅火器和消防管道,不可能通過架設云梯進行高空噴水滅火作業。面對狹窄復雜的地形和成片的木質房屋群落,人們想到最實用的滅火途徑,就是在火焰燃盡一切之前,先“干掉”它的目標!是的,燃燒三要素缺一不可,沒有可燃物,火焰自然就無法擴散肆虐。于是一旦某棟房屋起火,町火消隊員就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,然后將著火房屋四周相鄰的建筑以最快的方式統統拆除!也虧得當時房屋多為木質結構,拆起來方便,只要在火勢蔓延之前拆出了隔離圈,剩下的孤立火源就好對付多了。?

而在實際的具體救火過程里,還有許多更加“中二”的有趣細節。在官方逐漸參與規范之后,幕府將上萬人的町火消組織分為了48組,消防員內部也是有分工和等級的,包括旗手、架子手、工具手、鉤手、建筑工等等。這其中看起來最奇怪的旗手恰好是每個組的靈魂人物,也是在這場熱鬧的戰斗中最能出盡風頭的那個人。

舉旗子跟滅火又有什么關系?為什么旗手會成為救火的核心人物?


在《炎炎消防隊》淺草篇的劇情里,最強消防官新門紅丸的外號就叫做“淺草的破壞王”,所謂破壞指的正是江戶時期消防員靠“拆家”來救火的作業方式。而紅丸動畫中也為觀眾們展示了旗手的地位和作用,他扛著旗子飛上天空,將火災現場的房屋破壞殆盡,正是完美還原了這一段真實的歷史。 ??

現實中的旗手當然不能飛起來,但是消防隊的指揮官的確必須舉著旗子前往火點的最高處。在當時沒有高樓大廈和云梯車的情況下,為了判斷火情并確定破壞的范圍,消防員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登上現場的最高處來進行觀察。于是町火消的隊長(旗手)都會在隊員的幫助下通過梯子先爬上高處,并用旗幟來標記和指揮救火工作。旗幟可以為大家標記火情并作為指揮的道具,更重要的是它也象征著一種殊榮——不同隊伍的消防員甚至會進行攀登比賽,只有先登上高處并展示旗幟的隊長才能成為現場的指揮。旗幟,也叫做纏(まとい),起到了穩定軍心和鼓舞士氣的作用,必須維持在火場中不為所動。

因此,這個職務絕不是花架子,必須要身手形象俱佳的靈魂人物來擔任,在高處經受煙熏火燎的同時還能保持平衡與頭腦清新,進行現場指揮。如此一來,旗手自然也會受到百姓們最熱烈的擁戴和愛慕。當然這樣的榮耀不是那么好掙的,在火場里爬上高點本身就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,光是高處的煙霧都足以把人活活熏暈,稍有不慎就會跌落下來葬身火海了。?

在旗手之下,不同分工的消防員也會各司其職——架子工和扇子手負責輔助,搭設云梯幫助旗手和隊友通往屋頂高處,用團扇驅散火星和煙霧;手持消防鉤和鋼叉的“平人”等則是拆遷主力,全力推墻搗柱,上房揭瓦,用最快的速度將起火房屋周圍的建筑砸個稀巴爛,清理出一條“隔離帶”;只有在這項工程完成之后,提著“龍吐水”和“玄番桶”的隊員才會靠著接力的方式進行傳統的澆水滅火;當然,被毀壞的房屋自然不能置之不理,堤防工(也就是建筑工)的任務就是在火災被撲滅之后,進行房屋修繕的重建工作……?

這樣獨特的制度和組成,也讓江戶時期的“炎炎消防隊”成為了一群既讓人尊敬又顯得熱血過頭的另類存在——他們是真的在戰斗,與火焰,與房屋,當然還有人。人見人愛的旗手與隊長就像真正的超級英雄那樣,人氣之高自不必多提;衣著暴露卻彪悍瀟灑的“臥煙”身份也讓許多大名家的公子哥們向往不已,變成了一個非常拉風的職業;“日常拆家”的消防員們當然不會有好脾氣,莽撞的他們經常會在救火現場互相攀比,甚至在爭相立旗的過程中葬身火海;與動畫中一樣,不同隊伍的消防員之間內斗與混戰糾葛更是家常便飯。在真實歷史上,文化二年,芝地的神明宮發生過一起著名的“め組的群斗”。當時め組的消防員遇上了同樣驕傲且暴躁的相撲力士,雙方互不相讓,最終發生了轟轟烈烈的集體斗毆事件……在那個熱鬧的年代,江戶城里的兩大絕景,無論火災還是爭吵,這群熱血漢子都從不缺席。

?


江戶之花

當火災平息之后,消防員們也在民眾的歡送中撤離舞臺。其中有些人會回到定火消的宿舍,更多的則是四散回家,脫下制服變回了普通的工人、小販或農夫。新的一天開始,在這座擁擠的江戶城里又會誕生無數的爭吵與摩擦,新生的火苗隨處可見,在粗心大意或者蓄謀已久的驅使下,不小心又點燃了另一朵盛開的火之花。一直到多年以后,幕府逐漸推行并落實了一系列改革措施,包括嚴禁使用茅蒿等易燃建筑材料,大力推行漆板等耐火材料;拓寬道路,嚴格規定房屋間距并提前設立“火除地”、“土手”等隔離區域;設置固定的堆放柴薪區域,推行地窖倉庫存放貴重物資;進一步規范消防員制度和職責,設立專業的“火消屋敷”和24小時值班的崗哨制度;以及最重要的,嚴格追責失火原因和責任人,對于故意縱火者甚至會采取當街“火刑”的酷罰……

在這樣的不懈努力之下,那些發生在江戶時代吵吵鬧鬧的燃燒日常,終于漸漸變成了傳說。緊密相鄰木質樓屋變成了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,江戶城變成了東京都,它依舊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巨型城市。城市與人在發展的過程中找到和諧共處的方式,不會再出現需要“拆家”來救火的荒誕場面,那些熱血而另類的故事也慢慢變成了書本與電視里文化符號,人們生活在一個更加安全、高效的現代都市中。當然,這座閃耀著霓虹燈的都市依舊擁擠,居民彼此之間卻越來越顯得顯得疏離與冷漠。木制房屋的淘汰避免了火災隱患,也帶去了生活中某些珍貴的東西,讓古老的江戶城似乎終于褪去喧囂,安靜了下來。

但人們并不會輕易忘記那個多災多難的江戶時代,不是想念殘酷的大火與落后的生活,而是懷念那些糾纏于熱鬧市井間的爭吵與溫馨。火災與爭吵,危險又熱血的激情才是真正的江戶之花,它是根植于生存與生活之中的永恒旋律。所以《炎炎消防隊》里消防員以火滅火并不奇怪,因為造成災難的罪魁禍首從來都不是火焰,而是人心。?

火災與爭吵并非只是江戶之花,破壞與對立是社會發展永恒的主題。火焰會吞噬房屋,也會為一座城市帶去溫馨的人間煙火氣;群居會有矛盾與爭執,但團結共濟與熱血互助也正是誕生于如此的生活日常。與火無關,縱火者是罪犯,救火者乃英雄,自古皆然。正因如此,動畫中那位曾經被火焰吞噬,又因與火共舞而被當成怪物的森羅日下部,最終卻選擇了當一名消防員——


“因為我就是要成為英雄!”






本文為我原創

本文禁止轉載或摘編

-- --
  • 投訴或建議
評論
双色球万能7码必中2019